,专注于执业资格考前辅导!Tel:
  • 沈从文的的儿子为什么坚决与父亲划清界限?

  • 发布时间: 点击次数:   在线客服
  • 沈从文笔下的凤凰古城 资料图

    1959年,沈从文在中国历史博物馆新陈列室做解说员。解放后的沈从文不但被驱出了作家群,甚至在学术圈也始终没有地位。虽然有副研究员的身份,www.ty9.com,但是他在历史博物馆是一个不受尊重的边缘人,始终处于底层“小职员”位置。周有光说:在没地方安放的情况下,把沈从文安排到历史博物馆。领导上不希望他做什么大事。整个处于在政治上被压制的状态。

    在历史博物馆中,沈从文仍然能感受到郭沫若的权力辐射。史树青回忆:“文物局长王冶秋接近郭老,业务上靠郭老。他觉得沈先生转行是文人来避风,文物界有无沈先生没关系。他对沈先生的使用没怎么安排。”因此沈从文在新单位中位于底层的角落,上面有无数领导可以对他发号施令。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说:“在本馆中上面有馆长,有本部主任,有组长,都可算得是我上司。每天我按时签到,一离办公桌必禀告一下主任,印二寸大照片作资料,必呈请主任批准,再请另一部主任批准,才能行。”他在一九五三年三月三十一日的日记中则说:“……少说或不说馆中问题,凡事禀承馆中首长——馆长,主任、组长……要作什么即作什么,实事求是作一小职员,一切会好得多。对人,对我,对事,都比较有益”。

    除了个人住房紧张外,在历史博物馆,沈从文还要不到办公室。杨文和说:“馆里有一段对沈先生不好,沈先生情绪低落。沈先生要什么不给什么,沈先生要一间办公室,当时办公室很多,我们也说,给沈先生一个房,馆里就是不撒口。我曾听一位副馆长说:“沈从文,哼,鸳鸯蝴蝶派!”(1998年4月14日口述)

    沈从文只好在午门城楼一条走廊的小角落放了一张办公桌。他兼职在午门楼上给游客做讲解员,在午门楼上和两廊之间转了10年。他后来回忆说:“记得当时冬天比较冷,午门楼上穿堂风吹动,经常是在零下十度以下,上面是不许烤火的。”学生兼老友的萧乾当年亲眼看见老师沈从文向观众讲解的场面,不免唏嘘:“有一回我陪外宾去故宫参观,恰好是他在解说,拿一根讲解棍,非常认真。我看了很伤心,觉得这是一个青年人干的事,怎么让他干?我怕影响他,也怕伤害他,躲得远远的,没有上前跟他打招呼。”

    分享到: